?
孟樹鋒首頁觀點評論詳細

恩師梁任生對孟樹鋒孟大師的評價

2015-11-17 17:03 來源:作者:孟樹鋒
  耀州窯,是鼎盛于我國宋代的著名陶瓷窯口。耀器,在中國工藝史、中國美術史上,也在世界文化藝術史上,自有其光彩奪目的篇章和不同尋常的地位。
  關于耀州窯,這裏主要講的是青瓷,她有很高的藝術品位和歷史成就。五十年代,茅盾先生就曾說過,他喜歡兩晉南北朝的文章和青瓷藝術。這一點,值得後人深思。對于耀州青瓷,如果概括扼要的講一講,值得我們關注的有如下幾點:其一,材質運用、發揮,也即質地加工是卓越的;其二,花飾題材豐富,刻劃技巧嫻熟,手法亦高明,重意境有情趣;其三,造型樣式挺秀峭拔,立器尤爲精神,功用講究,品類齊全;其四,器用結構合理,關注實用中的科學性,制造工藝恭整,體現出我國手工藝藝人和工匠的理性思考;其五,制瓷工藝技術,在堆、鏤、雕、捏塑、戳花、貼印、接粘等技術長足精進;其六,裝飾題材、裝飾構圖、裝飾變形,裝飾技巧......。總之,在器物造型裝飾藝術諸多方面,都有突破性的新創造。
  耀州窯和耀器佳品,作爲一種民族文化現象,一種文化遺産,一種精神文明的再現物,耀州瓷的藝術風格是純潔、清明、健康、素樸、嚮上的生活觀的直接抒發。就裝飾藝術而論,荷花的造型那是東方陶瓷藝術中,最富想象力和表現力的佳構。制造手藝極其的便捷,圖形流暢而不失韻味;少矯飾而多純情,少肅整而充溢著活力。從耀州窯陶瓷藝術直觀效果來看,創造出了一個又一個詩一般的意境。從耀器佳作可以體查到:一個地區的民衆心性和祈望,一種藝術美的理想在民間藝術家的手中變成爲現實。耀州陶瓷的人文文化內涵,更是值得我們珍視的。
  我們歷史觀點去看待,可以毫不誇張地說,中國古陶瓷藝術有許多世界之最。耀器,蘊藏著許多中國古陶瓷之最。這些,值得我們中國人自己來研究和評說,進而將寶藏中的系統經驗拿來,用于發展新的陶瓷藝術。
  歷史原來就是記載人們幹的那些事。有的一些事,促進了社會的發展;有的一些也就難說了。中國人理應自己比較廣泛比較深入地通曉自己國家歷史上科學技術和文化藝術方面的成就得失。這曆史文化文明,是對人類社會的貢獻。我國古陶瓷文化藝術是世界文化的亮點。我們應該知道發生、發展、繁盛的史實,還有不同時期那些名窯佳作。有如背誦唐詩宋詞那樣,朗朗上口,歷數家珍。興許,這才能說得上值得自豪,值得驕傲吧。我國優秀古代文化藝術傳統,從長遠觀點和文化藝術發展方略來看,須要有不謀近利,有識有志者來承繼,將精髓學到手,而後,去創作發展繁榮。我的老師不止一次說:藝術不能沒有自家根基,不能離開自家土地。一般來說,陶藝家和陶瓷作品本身,并不排除而是追求“敏銳的內心體驗”、“啓示和象喻”、“言外之意”的。我國古代青瓷藝術,將給我們虔誠又癡情的陶瓷家以有益的啓迪。
  受命執教陶瓷多年,可以說久在教學具體工作圈子裏。在衆多的學生中,于陶瓷有大志者不乏其人。陝西的孟樹鋒可算得一位。
  孟樹鋒,陝西銅川陳爐人。陶瓷世家出身。幼小的時候,就經歷了“文化大革命”的災難!動亂十年之後,他帶著簡單的行李,走出塬畔,出來求學。雖說那場災難讓學生們亂了方寸,被攪合得頭腦裏不知啥是學問,可樹鋒畢竟是本份的好學生,一舉考入景德鎮陶瓷學院美術系。四年苦學,成績優異,畢業在即,學校有意留他任教。樹鋒辭謝,毅然決然,扛起鋪蓋回到了家鄉。不久,自費徒步遊學,遍訪國內名窯産區;取真經,練硬功。而後,硬是在自己家門口幹起耀州窯系的陶瓷來。他于陶瓷的癡情和虔誠的信念,感動暸中央輕工業部資深高級工程師李國楨先生。幸運地得到暸李先生多方面的指導,也獲得暸家鄉各界人士友好的支持。就這樣,一幹十余年!耀器青瓷終于重新振作精神,走出國門。耀州現代民間青花器、黑釉器、鐵繡花盤、碗、缸、罐,依舊燒造,內供遠近民衆家用。這點是值得我們關注的較長時期內的市場現象。耀州青瓷,還有民間鄉土風采的各類陶器,作爲民間手工藝術品,外銷到許多國家和地區,得到了很好的聲譽。
  一位記者問陝西作家賈平凹:生在陝西,您認爲陝西男人最不平凡的性格是什麼?平凹答曰:“‘死牛勁’,不服輸”。我看樹鋒就有這股子勁兒。住過大學的孟樹鋒,當然是學院派出身,他學暸“美聲”而沒有唱“美聲”。作爲年輕陶藝家,也沒有迎合市場,“通俗唱法”唱流行曲。他是一心“民族唱法”,地地道道吼“秦腔。”孟樹鋒是有心人,他多次進京,拜見著名老藝術家、藝術教育家、民間文藝學家張仃教授,受到了先生的指教、點撥,陶瓷藝術得以精進。樹鋒畢竟是陶瓷世家後生娃,對于自家家鄉傳統文化浸淫得比較一般同齡人多一些,也正于此,他立志承繼耀州瓷,取得了極可喜的成績。十幾年的辛苦,邁出了一大步。這“第一期工程”,方嚮明確,做法穩妥,基礎堅實,作品恭正健康,收到海外專家學者和各界的好評。關心樹鋒的朋友,寄希望他的“第二期工程”,能有更佳作品問世。
   “性癡則其志凝,故書癡文必工,藝癡者技必良,世之落拓而無成者,皆自謂不癡者也”。這是我國十七世紀傑出的文學大家蒲松齡講說的。樹鋒平生可謂性癡,亦藝癡。癡人有癡的造化。今天,他的作品出版成書,可說是一大喜事。我鼓掌祝賀。欣喜之余,有點忘乎所以。年老瓜呆,信手寫來,滿紙厄言,實難爲序。
 
梁任生
京東 北裏  紅廟
一九九九年九月十七日
 
?
返回頂部
姐妹韩国在线观看高清-姐妹在线观看完整版免费